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消失22年的内地禁片,官宣复出

时间:04-0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2

消失22年的内地禁片,官宣复出

「删减」,影迷们心头永远的痛。有的电影删减是由于不可抗力。而有的则是导演、主创的选择。例如哥哥张国荣和梁朝伟主演的《春光乍泄》。据梁朝伟回忆,当年拍了足足40万尺胶片,有十部电影的长度。王家卫回到香港就剪出了7个版本。但我们能看到的,只有短短96分钟。像是流出幕后照的「女装何宝荣」戏份,就没有出现在正片里。以至于这些年来,影迷们不约而同地隔空喊话王导,「交出春光乍泄底片」。也不知道有生之年,我们还能否看到更多未曝光片段。但希望总是要有的。这不,鱼叔盼了好多年的另一部老片,最近就突然重见天日。导演周浩, 曾连续两年拿下金马奖最佳纪录片,代表作《龙哥》《高三》。而这部猛片,更是题材敏感,拍摄大胆。曾经流传的版本仅有50多分钟,一直有人全网求完整版不得。没想到,导演前不久入驻B 站,亲自释出99分钟剪辑版,比之前长了44分钟。鱼叔第一时间看完。今天就来聊聊,最该爆的良心国产片——《厚街》不同于很多纪录片,因为过于写实而显温吞。这部影片反而有不少近乎「狗血」的戏剧性情节。比如,讨债砍人。深更半夜,两伙人因财务纠纷扭打在一起。一个人提前喝了酒壮胆,挥起一把大刀将对方砍得鲜血直流。还有,三角恋。一个中年男人抛弃妻子,和比自己小十二岁的女孩在一起。前妻怒不可遏,当众「打小三」。以及,年轻女孩「下海」……一个女孩为赚快钱, 去发廊做不见光的工作。但她的男友并没有过多干涉,安然享用着女友的高薪收入。还评价说,「像一件衣服一样,反正都撕破了。」这些故事之所以这么抓马,与其发生地厚街有关。厚街并非一条街,而是广东东莞的一个镇区。改革开放后,厚街发展成早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聚集地。全球十分之一的鞋子都是在厚街生产出来的。也因此,厚街吸引了无数外来务工者。当时厚街本地人10万,外来常住人口则有30万。他们来自不同地方,携带着不同经历, 但又奔着赚钱这同一个目的而来。也就不可避免地滋生了各种矛盾和冲突。影片将镜头对准编号NO.4432的群租房。形形色色的人在此落脚,遇见一些人,经历一些事,之后离开,消匿于人群,被新的面孔替代,一如武侠世界中的客栈。片中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孙翠英和胖叔叔这对中年CP。她们不是夫妻,而是临时搭伙的恋人。孙翠英的前夫因煤窑事故身亡。之后孙翠英选择外出进厂打工,在这个过程中结识了胖叔叔,就互相做了伴。胖叔叔没有进厂,他是办假证的。离婚证、结婚证、怀孕证明……都能办,一张30块。不少女工的孕假证明都出自他手,没有被识破过。当地干这一行的不只胖叔叔一人,几乎已形成了小型产业,而且当时已经有不少人被抓。不过,胖叔叔铤而走险赚的钱,无意和孙翠英同享。孙翠英生了几次病后,发现胖叔叔十分吝啬,从不帮她付医药钱。她觉得,嫁给这样的男人没什么用,遇事只能靠自己,不如不嫁了。后来她独自坐上火车离开了厚街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之后又来了对租客,是来自湖南的朱莫愁和他的情人秀秀。朱莫愁是一个算命先生。他和秀秀相差十二岁,两人情投意洽,正打算在厚街开启新生活。却没料,朱莫愁的前妻也在厚街打工,闻讯很快杀了过来。朱莫愁和前妻曾一起生活八年,生有一个女儿。他们当年离婚,闹得并不愉快。朱莫愁抱怨,两人一起在外打工,前妻却抛下他一个人回家,眼里只有女儿没有他。前妻坚称,朱莫愁出轨当时年仅16岁的秀秀,才让他们婚姻破裂。前妻至今气不过,为拆散这对男女,偷偷打电话叫来了秀秀母亲。但没料秀秀态度坚决,执意要留在朱莫愁身边,亲妈也劝说不动。最后,朱莫愁为摆脱前妻的纠缠,谎称自己要丢下秀秀,回湖南老家。又在一个月后,偷偷回到厚街,带着秀秀去了另一个村庄,继续着他们的爱情故事。当然,也有寻常小夫妻。祝儿和她的丈夫都在工厂上班,他们轮流上班,共同照顾小孩。半夜,丈夫骑着自行车送妻子到工厂门口。刚分开两步,孩子就嚎啕大哭,但妈妈不敢回头。因为迟到1分钟就要罚款20块。众所周知,国产影视拍底层社会经常被骂,拍得太美好被骂美化,呈现苦难又被说丑化。真实的 底层社会究竟是什么样呢?这部影片就借厚街这一独特的地理空间,呈现了他们万花筒般的日常生活。既有相当残酷的一面,尤其女性的处境最为触目惊心。祝儿又怀孕了,当时尚未开放二胎,他们也没有太多钱。找了附近的接生婆来家里生产,只需要300元外加50元红包。但卫生条件堪忧,感染风险极大。手术器械只能放在脸盆里,用热水浇浇就算消毒。他们所住的出租屋原本就是工厂的毛坯房。二房东只是简单用砖墙做了分割,就租了出去。何止是孕妇,普通女性居住都极易感染。孙翠英就因为出租屋霉菌严重,患了妇科病。医药费高达260块,而她 一个月工资才300多。不仅工资不高,工作也是朝不保夕。受各种外力影响,厂子突然倒闭、裁员都是常有的事。很多人没了工作,无以为继,家里像缝纫机之类的稍有点价值的东西都被拿出去变卖了。很多女工被逼到走投无路,都幻想过「下海」这条路。「假如我要长得漂亮的话,我一定不会白白浪费我的一生。没有钱的人,今天也在算,一块两块也在算,明天也在算。算一辈子还是没赚到钱。干脆就来个……」片中也有很多美好、温情的部分。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人,因为相似的处境,能互相体谅, 也产生了特殊的情谊。过年时,他们围坐在一起吃饺子、贴春联,亲如一家人。谁家有了什么好事,所有人脸上都挂着微笑。还有相爱的男男女女。朱莫愁和秀秀爱得长久而深沉。祝儿和丈夫是共患难的夫妻典范。他们让我们看到,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的缱绻,是无关阶层的。他们挣扎着努力着,幻想有朝一日苦尽甘来的心,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。影片很好地呈现了经济全球化浪潮和个体存在的映照。他们每个人的存在都参与书写着历史,历史的前进也不断孕育着他们的人生。个人的悲苦背后,是尖锐的时代弊病和阶级、性别等社会结构性问题。所以隔了这么久再看,也依然让人感怀。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导演周浩的记者身份。他一开始的拍摄动机,就是因为看了关于厚街的报道后,敏锐地觉察到,这里有很多值得讲述的故事。影片中的故事,已经过去20多年了。有不少人问,这些人现在都过得怎么样? 他们的生活状况有没有改变?对此,恐怕我们只能借助新闻去想象。他们或许就像新闻中的泸州女孩,真的靠自己的努力,闯出了一片天。或许,还被困在贫穷的泥淖中,重复着同样的困境。工厂倒闭,讨不到薪水。贫穷的女性依然被生育折磨,并不可避免地伤及下一代。新媒体、短视频的崛起,也必然冲击了他们的生活。既有因为在东莞图书馆留言,意外成为网红的民工吴桂春。也有 无数人主动跻身网红赛道,卖力做直播,梦想靠爆红改命。其实,不论他们做出了怎样的选择,获得了怎样的结果。这种关心和在意本身,就是导演拍摄的初衷。他在采访中说,拍出来就是希望能唤起更多人的关注,让他们的生活有所改善。只不过,这种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,而是需要更多人共同努力。说起来,国内也有很多和他一样记录真实社会的良心导演。比如拍出《铁西区》《青春》的王兵,《算命》《老唐头》的徐童,拍出《三十二》《二十二》的郭柯……只是作为独立电影人,受到的关注始终太少。很多人怀着一腔热忱坚持,但付出和得到不成正比,经常遭遇作品被删、被禁、被骂「丑化中国」「媚西」的窘境。但凡看过影片,都能感受到他们倾注其中的人文关怀。就像这部影片给人的感觉,绝不只是穷、苦。片中的打工者,纵然承受着社会的不公。他们支撑着重要的产业支柱,却被忽视、被隐身、被推至底层……但他们又散发出惊人的生命力,看似随波漂流,但又坚韧,顽强,有所坚持。像宁肯流浪在外打苦工,也不愿回乡种地的孙翠英……还有在工厂倒闭后,仍惦念着老板的好,不愿落井下石的工人。追求自由的执着,不愿服输的执拗,他们始终和时代的声音同频。但为何被推向边缘,不曾被看见、听见?好在,还有这样的作品,让他们鲜活的身影冲破符号化的想象,激荡久远。这个时代也依然需要这样的记录。因为,「这就是现实, 这就是生活。」全文完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